最著名的中世紀現代主義玻璃盒家居不多不少是向大自然致敬的建築

Mies van der Rohe的Farnsworth House和Philip Johnson的Glass House也許以前衛手法應用混凝土、鐵材和玻璃,但它們的浪漫美態遠比工業情懷更濃:一點溫暖家居、一點花園亭子、一點聖地氣息。De Wit一家的玻璃之所位於人類搖籃境內——南非約翰內斯堡西北方的連綿草原上、亦是人類最原始之地——向這兩間地標之居致敬。細賞以下圖集(攝影:Greg Cox | Bureaux; 籌備:Sven Alberding | Bureaux),欣賞這脫俗設計:

這空間約7年前當De Wit一家在此安頓後首先建成。Lee和Wesley兩兄弟及父母希望「家人分散在農地上居住」,Lee這樣說道。Lee算是以約翰內斯堡為基地,並正在農地上建起工作室,而Wesley則現居德國,父母住在主農舍內。

這個亭閣建築作Wesley到訪時用,讓客人留宿亦可,最重要的是它也能充當品嚐美酒、享受燒烤之樂和放鬆休息的地方。

亭閣就有如景色之寶,也能回應四圍元素引發的連串問題。Lee提問道:「如你想住在這兒,會想做些甚麼?」最終,它便慢慢變成一座富層次、與周圍環境有著複雜關係,而非面對自然美只有沉默的建築。

即使他們的土地現為Khatlhampi Private Reserve所有,並坐落在美麗雕刻公園和藝術家住宅旁,De Wit一家初到達時,土地因超過一世紀的耕種而暴露出無數傷疤。Van der Rohe和Johnson將玻璃屋打造成漸漸在純淨的天然美景中消失、不再復見的效果。Lee說:「這與別不同。」他與兄弟Wesley負責設計和建造,再塑造四圍環境。

選址位於一系列人工陽臺上的壯麗農田。其他美麗特色還包括河流、路邊一列梧桐樹、木區和更多地標樹種。Lee表示:「在追求純淨天然的同時,我們也在尋覓人之天性。」

De Wit兄弟不想在已有屋子和農田結築上建造,或走向選用茅草和藍桉作支柱的方法、南非狩獵般建築。Lee說:「我想以建築認知用不同方法融入空間。」均勻的梯田美景當然需要一個平坦的天臺用作觀賞,意念就是將建築從地面提升,讓大地和建築引發對話的可能。一個簡單的玻璃盒設計能引起問題,在Lee角度看來,就是何為天然、何為人工。大自然、景色和建築之間的特色會漸漸變得模糊。

就好像現代主義建築的最佳例證,亭閣的簡約感絕非表面般簡單。石樓(因現有水樓促成),平臺有如影子般延至前方,獨立式洞穴似的亭閣,或另一邊的「火樓」則令人想起量和度的細緻交錯,帶出一種平衡的不對稱­­——最難做到的視覺和諧感。

就好像它的美國前身一樣,這亭閣是一種生活方式體驗,讓你發現生活中原來有很多繁瑣也可摒棄。Lee指:「主樓設一切設備。」所以亭閣可以大走極端。室內牆身如同虛設,Lee設計出睡床元件、廚房中島和架子,除此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傢具,連焗爐也不見。

司空見慣的浴室概念也不被採用:廁所隱藏在樓梯之下,浴缸陷入地板中、在睡床和生活範圍之間——讓你沉醉自身、享受四周美態的理想地——淋浴元件則置在戶外樹林中。Lee認為「能忘卻便利」的簡約感令人大為振奮,並相信它存在著一種仔細的反射——亭閣和它屹立的土地,也是為了被激發要變得更活躍而設。

室內 設計 家居 建築 房子 南非

Related Articles

The Latest

We use Cookie on our website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Yes, I under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