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懸崖欣賞美景:非一般的南非純白渡假屋

於懸崖欣賞美景:非一般的南非純白渡假屋
Facebook SharePinterest ShareTwitter ShareShareURL copied

來到這座包圍土地而建、位於Plettenberg Bay內陸的低矮白色渡假屋,它那真正的魅力還是隱藏不見。從懸崖多石海角望向房子的景觀刻意弄得模糊隱蔽。到達後走過油油草地,房子即起屏風之用。一切也在建築師Christiaan van Aswegen的控制之中,他把這喚作「空間下續的展開」或「建築密宗」,一個自你到來已獲仔細編排的變奏。

戶外範圍成舒適用餐的樂園
達海軍級水平的不鋼平條方狀元素線條簡約

從草原進發,你會經過泳池,再沿著樓梯往下走數步便會到臨平台。「四圍環境立時消失,因為你已被房子的白牆重重包圍。」Christiaan指:「概念就是一開始會有封閉空間壓迫感。只有走進房內,才能遠眺遠方景色——然後再走到前方平台,就會發現景色一直延伸開去,叫人驚訝。」

平台延伸至懸崖邊,落下感極為震撼

房子屬生於南非的英國投資人Julian Treger擁有。「景色往下沉1,000呎,山洞、鳥子紛紛在你腳下。」Julian指:「有時候,睡醒起床就會見到雲兒剛好停在房子的水平。」眼見四周不會再見一幢如此樓房建築,取而代之的是覆蓋著草原和山峽的連綿天然灌木林植物,再一層一層地組出位處後方的Tsitsikamma山脈。

室內與戶外範圍的揉合延伸至擺放日床的空間和戶外浸浴區

此址已被廢棄約十年,期間只曾被一幢不完整的大樓進佔過——Julian初次跟Christiaan視察時,形容其狀況為「70年代Case Study House那種方正簡約的設計」。Christiaan補充:「整片空間雜草蔓生。」然而,觀乎其地理位置,Julian指:「在其上加以創造最自然不過。」

客廳放有Jeanneret的Chandigarh椅和現代作品,如B&B Italia扶手椅、Percival Lafer邊桌和Willy Rizzo的雕塑風咖啡桌;燈具由Harry Balmer為Laurel設計

Christiaan訂下了房子的設計框框。「與其抗衡已有的設計語言,倒不如增強其魅力。」他指:「我們在整間房子刻出長方形狀,利用已有結構的前方位置,再往後發展至懸崖。接著把長方體分拆成一系列庭園。」

現代之作如Chandigarh椅與牛皮等田園元素交織而放

教人欣賞不已的克制設計與結構同樣是精心促使的成果。餘下的,看來好似已失卻蹤影,又或者能至少充當襯托四圍景色的中性背景。「建築本身不引人注目。」Christiaan指:「反之,它著重教你往外發現。」單一龐大的直線外觀或許從原有頹敗結構中獲取靈感,但同時能為自身注入「強烈而簡約的外狀,和天然光線」。空間以白色作統一元素,石地板也能營造內外的無縫過渡。「一方面,能為Julian的珍藏品開出簡單而優雅的背景。」Christiaan說:「另一方面,則容許建築的形象消散,讓四圍景貌成重點。眼睛的焦點從而往天上看、往地平線發展。」

Treger委託南非雕塑家Malcolm Solomon打造出這座名為Orca/Figure的Henry Moore風作品

家居是Julian陳列不拘一格設計、藝術和裝飾珍藏的完美地方。Pierre Jeanneret傢具、由親人、建築師兼城市設計師Le Corbusier為昌迪加爾(50年代旁遮普邦的新首都)設計並傳承而來的Jeanneret。

全屋以白牆和板條地板成主導,作為擺放Julian Treger傢具和藝術收藏的藝廊

田園而現代的設計,混合Willy Rizzo的俐落風格與母牛皮元素,再加上走在Paul Evans和Harry Bertoia幾何形狀之間的路線。Julian將之稱作「當Le Corbusier遇上Ricky Lauren——揉合露營、田園、現代牛仔的意念。」

飯廳的Tom Dixon Pylon桌被Harry Bertoia設計的Diamond椅包圍,兩者均採用有趣的焊接鐵設計

藝術收藏大多來自60和70年代,探索歐洲與非洲之間的關聯。房子周圍放有意大利雕塑家Edoardo Villa等人的作品,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捕及拘留在南非。

主睡房套房的設計優雅而克制;可見更多精彩Pierre Jeanneret的Chandigarh傢具和一幅Erik Laubscher的油畫

Erik Laubscher則大走相反路向:生於南非,但最後遠赴巴黎與Ferdinand Léger學習。另一位極具影響力的南非藝術家Cecil Skotnes則領先對非洲藝術存在興趣,但卻深受德國表現主義薰陶。Julian另一喜愛的藝術家Trevor Coleman,於約翰內斯堡成長,並於60年代在紐約和倫敦生活,深受硬邊抽象畫畫家的出眾幾何和矚目用色啟發。

廚房的低調設計回應房子及將重點放在戶外景色的宗旨

房子本身也著力探究類同昌迪加爾傢具的意念,在美感和現代主義上有所堅持,而同時擁有不受框框限制的自給自足和相稱設定;結構以太陽能發電操控,並能儲存和循環用水。Christiaan坦言:「這是我一直想證明可持續和綠色建築絕不阻礙打造美麗結構的機會。」

全屋主要採用白色家具裝飾,戶外庭院俯瞰山景

建築個性謙虛而同時滿有力量。Christiaan表示「地方帶來寧靜。也許是因為其四圍環境和寧靜簡樸的特質,大多數人也感窩心自在。」他笑指:「首次到臨感覺的平向氣派與油油草原,正是這兒的亮點。」Christiaan深信這就是到訪家居的關鍵體驗。Julian大表同意:「它滿有靈性。你會感覺樸實自在,讓人放心休息。」

Load more

We use Cookie on our website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our Privacy Policy.

Yes, I understand